云与锦书

杂食动物,混很多圈子,但只产火影家教可能会有黑篮反逆?火影贵乱代表。家教单一all27all(我觉得这应该算杂了)偏8027

运动会上的百米画布( ´・◡・`)
发现一只咔酱

宿命——01

#ooc警告#

#一头栽入冷圈#

#渣文笔+更新奇慢#

#原创人物有#

#慎入!慎入!慎入!#


今年的冬天来得比以往都早,雪连绵了两日,视野所及之处几乎一片白茫。各大忍族也提早进入了休战期。


他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去悼念死去的亲朋,然后赶往下一场战争,迎来下一次死亡。


天气难得放晴,白发红眸的孩童沿着从未冻结的南贺川缓步跑着,身上笼罩着一层淡淡的查克拉,稚嫩的脸上是不符合年龄的冷肃,但精致的面容却完全把这份冷肃压下去了。


他在一个相较空旷的地方停下了脚步,散去身上凝聚的查克拉,微微喘气,眉头紧皱,喃喃道,“查克拉消耗的还是太多了。”有什么方法能更有效地控制查克拉的输出呢?


视线由高大的树木转向南贺川,扉间若有所思,全身的查克拉吗?


找了一块相较干净平整的岩石盘膝坐下,闭上眼放空自己的思绪,努力加快查克拉的恢复,好去实践自己的想法。


阳光渐渐倾斜下来,映得水面闪闪发亮。岸边的白发孩童被晨光笼罩着,淡淡的光晕柔化了冷淡的脸庞,显出温柔的模样。却朦胧地不似存于人间,拒人千里之外。


宇智波斑站在树后,有些惊奇地看着河对岸坐着的人,些许惊喜与酸涩划过,微小地难以察觉。只是因为心情烦闷又想到现在是休战期,所以才来南贺川散散步,没想到会有其他人也在这里。


长得还挺好看的。


目光灼灼地看着对岸,猜测是哪一族的人。白发的……难道是旗木的?或是羽衣一族的?想到羽衣,斑不自觉皱了眉,对他们一族的印象都不是很好,他们就是一群不择手段的疯子。至于为什么不猜千手……千手那么糙的族群怎么可能会养出这么精致的人。


太过强烈的目光注视着自己,扉间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,大意了,这里毕竟是公共区域,难免会有其他族的人出没,就算是休战期也不是没有趁这个机会偷袭挑衅的。尤其羽衣一族。


“看够了没有?”睁开眼看向目光来处,绯色的瞳中满是冷凝。


红色的眼睛。斑一惊,宇智波?!不,不是宇智波不可能有白发的人。难道是谁私自与外族通婚了?这可是重罪。


斑慢悠悠地走出来,看着对方表现出冷酷的表情,奈何稚嫩的脸完全給他的严肃大打折扣,忍不住笑出声,“哈哈哈,你可真是可爱。”走到与扉间相对的位置,眼带笑意,“我是斑,姓氏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告诉你,你呢?”


看来对方并没有想要开战的意思。扉间松了口气,毕竟现在他的查克拉还没有恢复完全,但是……微微皱眉,就算是在休战期,对方也太松懈了吧?虽然没有说姓氏,但这么轻易就告诉一个陌生人自己的名。当我傻吗,以为我猜不出来?


对方好看的眼眸里是不加掩饰笑意与纯粹的善意,心跳不由加快了一瞬,有些恍惚,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这双眼睛?

犹豫了一会儿,只这一个休战期,应该不会有事吧。“扉间,同样的原因不能告诉你姓氏。”


绯红与纯黑两者的视线交错,注定的命运线又发生了些微漂移。


但是,世界主线并不会因为这点影响而改变。


宿命——0

#ooc警告#

#一头栽入冷圈#

#渣文笔+更新奇慢#

#原创人物有#

#慎入!慎入!慎入!#


第四次忍界大战以一种及其讽刺的结果结束了。


入目尽是战斗留下的疮痍与仍旧沉溺于梦境之中的人,还有,数不清的尸体。


利用禁术强行唤来的亡者正被遣送回净土,耳边仍是那个耀眼至极的九尾人柱力强忍哭泣与四代告别的声音;前方也仍是大哥与宇智波斑的告别约定;六道仙人……还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以旁观者的身份悲悯地望着眼前的众人。


好像没有什么不同。


千手扉间冷漠地看着这一切,向来表情稀缺的脸庞带上了些许讽刺。无休止的轮回,永远无法改变的结局,再多的感触情绪也在这循环中逐渐麻木。反正,那些仿佛刻入骨髓的深爱与憎恨,到头来也只有他还记得。


他只希望能离开这令人绝望的轮回。


不带任何记忆,与情感。


视线转向银发忍者身后遍体鳞伤的黑发少女,她暗色的眼眸中充满疯狂的坚决,却又带着令人心安的温柔。对方似乎也感受到了他的注视,看向他的时候即使心情再怎么压抑,也对他露出了笑容,没有丝毫勉强,像是在安慰他一般。想起那场无人知晓的对话,眉目柔和下来,脸上是难得一见的柔软笑容,这一次,他是可以稍稍带些期待的吧?


微微启唇,声音传入了少女的耳内,“那就,一切都拜托你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一些题外话:之前更的是一样的内容,只是因为感觉可能有一些会有误会,所以改了一点点东西。_(:ᗤ」ㄥ)_


宿命0

#一头栽进冷圈#
#ooc警告#
#更新奇慢#
#渣文笔预警#

第四次忍界大战以一种及其讽刺的结果结束了。
入目尽是战斗留下的疮痍与仍旧沉溺于梦境之中的人,还有,数不清的尸体。
利用禁术强行唤来的亡者正被一一遣送回净土,耳边仍是那个耀眼至极的九尾人柱力强忍哭泣,努力与四代告别的声音;前方也仍是大哥与宇智波斑的告别约定;六道仙人……还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以旁观者的身份悲悯地望着眼前的众人。
好像没有什么不同。
千手扉间冷漠地看着这一切,向来表情稀缺的脸庞带上了些许讽刺。无休止的轮回,永远无法改变的结局,再多的感触情绪也在这循环中逐渐麻木。反正,那些仿佛刻入骨髓的深爱与憎恨,到头来也只有他还记得。
他只希望能离开这令人绝望的轮回。不带任何记忆。
视线对上银发忍者身旁的少女,她暗色的眼眸中充满疯狂的坚决,却又带着令人心安的温柔。想起那场无人知晓的对话,这一次,他是可以稍稍带些期待的吧?
眉目柔和下来,露出了难的一见的柔软笑容,微微启唇,声音传入少女的耳内,“那就,一切都拜托你了。”